做爱a片网站|激情成人a片电影图

寧夏文史

您當前位置:華興網 >> 文化歷史 >> 寧夏文史 >> 瀏覽文章

村里有個姑娘叫秀秀

2019年08月05日  來源:本站原創

   近年,我住過不少世界有名的旅館,雖說豪華舒適,卻似過眼煙云。每當我躺在能隨人的脊柱而凹凸的高級席夢思上,總讓我想起難忘的銀川車馬大店。

    1965年9月,我隨636名杭州應屆初高中畢業生,帶著美好的憧憬,千里迢迢來到寧夏永寧縣養和公社插隊落戶。當時的永寧農村還比較落后,最使人難熬的卻是閉塞,一天10個小時套上牛拉石磙打麥子,人和牛轉得昏天黑地,呆若木雞。“寧夏川兩頭尖,東靠黃河西靠山……”河在哪里?山在哪兒?想看沒門。年底打完場盤好炕,生產隊要派馬車去賀蘭山拉羊糞,準備明年春耕。我一聽這消息,就急著找生產隊長報名。他閃著狡黠的目光,干脆道:“克吧。”(永寧方言,去吧的意思)殊不知,干了一年的老社員,哪個愿意風餐露宿去跑遠路,我要去正好頂個人。

    出車那天上午,天氣陰沉,如涂了墨,刮著凜冽的寒風。車把式子銘、老沈和我套好車剛要出發。“老慢人”沈鈞抱著件新老羊皮襖,急沖沖跑來塞在我懷中:“拿去,路上穿。”我說啥不要,我知道,貧下中農的他,這60元新買的皮襖是他的至愛。“拿上吧,你這件‘片兒湯’頂個啥?”老沈扯扯我身上的知青藍棉襖說。

    “哎——镢頭挖了當歸根,想你心肺肝花痛……”

    在子銘的“花兒”和“嘚兒駕”的鞭聲中,我們沿著永寧到銀川彎曲漫長的碎石路,悠悠晃晃,迷迷糊糊,進了銀川南門二道巷。冬天日短,已是掌燈時分。馬車進了一家叫“工農”的車馬大店。兩扇嵌在兩個大土墩上的榆木柵門,圍著一個馬嘶驢叫的大院子,頗有清朝兵營的遺風。子銘讓我去登記,他和老沈去卸車。

    我來到大門旁的小房子,撩開棉門簾,一股熱氣撲面而來,頓覺溫和。一個女子正在土爐上燒水,脫去外衫的毛衣緊裹著她苗條的身材。她聽聲轉身,四目相遇,雙方窘羞。她20歲左右,瓜子臉,兩只大眼靈動如水,白皙的皮膚中透出北方的紅潤。我到永寧幾個月了,第一次見到如此美人,驚艷得不知所措。

    “登記?”她旋即冷靜地問。我掏出大隊介紹信,一一填到本上。

    “你19歲?”她拿過本子,好奇地邊看邊問,“杭州人?怎么到永寧來了。”

    我簡要地說了一下,她笑了:“難怪呢。我想哪來的白面書生,趕馬車、住大店喲……杭州我小時就聽老人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呢。”她又問,“晚飯咋吃?”

    我說:“帶著饃饃。”她說:“干千的咋吃?”我說:“湊合唄。”

    她不吭聲,眼中掠過大姐般疼愛的目光。

    我交了5角錢一晚的住宿費外加5分錢炭火費,來到大院西邊的一間客房。一個土爐,一盤光炕,其他什么也沒有。子銘和老沈正掰著干饃饃就著茶水吃著,我跟著吃了一小塊干饃饃就不吃了。

    吃完,老沈用報紙卷著煙葉邊抽邊吹:“這個店解放前叫‘裕順’,那會兒我在馬鴻逵部隊當運輸排長,趕大車,常住這店,可紅火呢。要吃喝,要聽戲,我讓傳令兵一叫就來……”子銘不滿地打斷說:“罷吹了,那時你苦頭還沒吃夠!”老沈蔫了,躺到光炕的蘆席上,扯起了呼。

    敲門聲響起,我拉開門,一見是她。她招招手,讓我跟她到登記室,一開門,桌上擺著一碗大米飯,還有一碗漂著辣子油花的羊雜碎。

    “快吃,我知道你們南方人愛吃大米飯。”

    “這……咋好意思……”我難為情地搓搓手,望著美食,饞涎欲滴。

    “你咋這么客氣。”她撲哧一笑,真情實意地說,“你們年輕娃娃,到永寧不容易……我想,你在農村待不長,不久肯定上大學,當干部……我看你剛才寫得這筆好字,是出身書香門第吧。”

    “唉……”我被羊雜碎湯辣得稀里哈拉,說:“我還有什么出息,可能會在生產隊待一輩子。”

    她一驚,呆了。好一會兒,她驀地抬起頭,用急切的目光看看我,“千萬不要喪氣,只要努力總有希望!”

    我吃了飯,抹抹嘴要走。她遲疑了一下,從一個柜子摸出半包枸杞:“帶著,路上嚼嚼,長精神。”

    我望著她帶有一點失望的明眸問:“你叫什么?”

    “秀秀。”她輕聲答,無限委婉。

    我回到客房。當晚,我好像特別充實,帶著她那句“只要努力總有希望”的話,我在硬如鐵石的土炕上,進入沉沉的夢鄉,睡得特別踏實。

    第二天五更,天麻亮,我們套車啟程。我想和秀秀告別,進登記室一看,已換了個值夜班的老人。

    插隊5年,又到石炭井挖了10年煤,傷痕累累,調回了杭州。那時已人到中年,晚上想工作,想晉升,想獎金。現在年已花甲,腰彎了,頭禿了,晚上想子女,想保命,想后事,總之,煩哪!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銀川的車馬大店之夜,成了我一生唯一的甜蜜之夜。

    1993年我到西安出差,繞到銀川,特地到南門二道巷,這里原是永寧縣的轄地,地名不知叫謝家寨,還是叫上前城。后來區劃調整,劃給了銀川市。車馬大店早已變成一座6層的招待所。我打聽秀秀,無人知曉。最后,我問一個小賣店的老人,他說:“有這么個人,胖胖的,前幾天還牽著小孫女打門前過。”同行者勸我說:“算了,老都老了,有啥見頭,還是把美好的記憶藏在心中,那才是永遠的美好。”我說:“不,這是我心愿。”

    2005年,在杭州知青支寧40周年之際,我又回到了永寧參加回訪活動。城鄉變了,人也變了,唯有我一顆多愁善感的心沒有變。蹣跚獨行在銀川的大街小巷,我從心底里發出蒼老沙啞的呼喊:秀秀,你在哪里?(余小沅)


責任編輯:單瑞

重要聲明:華興網刊載此文僅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華興網同意文章的說法或描述,也不構成任何建議,對本文有任何異議,請聯系我們。

做爱a片网站 上证指数k线走势 古川伊织 五分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2014西安站街女信息 扑克牌怎么玩麻将 如何股票融资 开拓者vs快船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 西安小姐性息 手机麻将四个人联机玩 痉挛抽搐最厉害番号 无码番号 3d最准确专家预测分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正规 全民红中麻将代理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