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a片网站|激情成人a片电影图

寧夏文史

您當前位置:華興網 >> 文化歷史 >> 寧夏文史 >> 瀏覽文章

我送和談代表到沙洲

2019年12月09日  來源:華興時報

    1949年9月,西安、蘭州解放的消息傳到中寧,老百姓早知道解放軍是窮人的隊伍,我們康灘渡口的船工打心眼兒里高興。我一家人給馬家軍抓走7個兵。為抓兵不知挨過多少打、受過多少苦。我急切地盼望解放軍能快點來!

    康灘渡口在黃河南岸。這里河狹、水深、灘少,是寧夏南部水陸交通的咽喉,馬家軍在此駐有軍隊,還設有鹽務局和炭場。臨解放那幾天,渡口十分混亂。在中寧長期駐扎的國民黨馬鴻賓的八十一軍連天連夜搶渡北撤,縣城的一些富貴人家也跟著跑到黃河北邊去了。我們渡口上的船工有的早已裝上枸杞去了內蒙古,有的裝了皮毛走包頭,剩下的幾付筏子也避得遠遠的,不愿意給馬家軍擺渡了。

    9月14日,中寧解放的那天晌午,我正在家里收拾“渾脫”(即擺渡用的羊皮筏子),忽然有一個人在門外問:“河頭在哪里,請你給我們帶路!”我一聽,覺得是外地生人,本地人哪有問“河頭”的。我抬頭一看,兩位解放軍進門來了。他們很著急,只是要我帶路,我不敢推辭,領上他們走了。

    我的家就在渡口路邊,出門一看,大路邊有7匹軍馬在小灘子上,由兩個老百姓看著。這兩位解放軍領著我朝河邊走,他們走得很快,我只得小跑跟著。到了鹽務局,那里已經來了5個解放軍。其中兩人一躍就上了房頂,舉著望遠鏡暸望一會兒,又跳下來問我:“碼頭在哪里?”我就領他們往河邊的炭場跑步前進。炭場有八十一軍的3個看炭的,一個是副官,姓馬,另兩個是當兵的。那兩個看炭的士兵一見解放軍就跪在門口求饒。解放軍見他們沒有武器,就沒有理會他們,直奔河邊,只見馬家軍正在向北岸搶渡人員和物資。解放軍打了一排子彈,碼頭上的馬家軍立即潰散,爬不上船和筏子的就向泉眼山逃跑。解放軍立即騎馬追擊。這時,我到了大路邊一看,到處都是解放軍,大炮機槍沿河岸支滿了。解放軍向西追擊,沒有遇到抵抗,那些散兵各走各的路,槍支彈藥扔了一地。解放軍收拾起槍彈,當晚就住在康灘渡口。

    第二天,渡口來了好幾輛小汽車,聽說是解放軍首長來了。他們來向鹽工和老百姓詳細調查了北岸的情況,向馬家軍進行炮擊。馬家軍怕挨打,不敢還擊。

    第三天,原來看炭場的俘虜馬副官來找我,要我送他過河去給八十一軍送信,說是解放軍要他送的。我不去,他說不行。后來,解放軍同志說:“老大爺,不要害怕,馬家軍不會打你們兩個人。”我想,解放軍待人這么好,兵馬武器這么多,昨天打炮,馬家軍一槍也不敢還擊,心里有了把握,我就劃上筏子送他過了河。到了石空渡的倪家營子碼頭我們上了岸,筏子被馬家軍扣住了。馬副官去送信,我就到棗園里去吃棗子。這時,有些跑到河北面的親友來打聽消息,我就把解放軍秋毫無犯、待人和氣,大炮、機槍布滿河沿的情況告訴大家。他們對老百姓非常關懷體貼,老百姓沒有不說解放軍好的。而北岸的馬家軍戒備森嚴,連老百姓都不敢接近。下午,我和馬副官要了筏子一起回來。

    9月19日中午,河那邊過來幾個筏子,到了河中間的沙洲上,在那兒插個白旗,人沒過來。這邊來了好多吉普車,還是那個馬副官來找我劃筏子送解放軍到灘上去和八十一軍軍長馬惇靖談判。我劃了兩趟筏子送解放軍首長和隨從共10多人渡過河叉,后來,聽說這位首長是六十四軍副政委傅崇碧同志。上了沙洲,馬惇靖迎上前來,解放軍首長和他說了幾句,就坐在沙灘上談開了。馬惇靖今天親自求和來了,他帶三四個中衛的筏子,大約有15個人。除了參加談判的以外,其他都在沙洲北邊蹲著。我在灘邊看著筏子。談判進行了兩三個小時,最后解放軍首長走到岸邊,我把筏子拉到跟前,渡他們過河。我看到馬惇靖也要過來,估計談判成功了!過了河叉,解放軍首長領上馬惇靖坐車到中寧去繼續談判,在東街富寧公司與八十一軍簽訂了和平起義的文件。天黑時,馬惇靖和隨從回去,我又送他們過河。

    9月20日,解放軍同志讓我邀上10多個船工,到鎮羅堡拉回來8條木船。第二天,我劃上八十一軍那條炭船,和鎮羅堡的木船組成船隊,渡解放軍過河,向銀川和中衛進軍。被馬軍騙過河的鄉親也陸續回來了。一位首長拿著錢要給我酬勞,我沒有要。我想,為中寧解放出這點力算得了什么呢!

   (張萬元 口述 蘇忠琛 整理) 

責任編輯:柳昕

重要聲明:華興網刊載此文僅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華興網同意文章的說法或描述,也不構成任何建議,對本文有任何異議,請聯系我們。

做爱a片网站 银川小姐上门按摩 奥迅足球指数 长沙按摩qq群 日本亚洲欧洲色 江苏吴中股票行情 炒股课程 中国体彩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表 热火vs步行者第四场 西北轴承股吧 甘肃11选5遗漏数 欧美av推荐视频聊天 四川快乐12 3D试机号走势图、 波多野结衣中文 浙江11选5 掘金vs森林狼比赛数据